推荐文章 > 营构氛围 创造意境 ——仇振霖先生花鸟艺术谈片

营构氛围 创造意境 ——仇振霖先生花鸟艺术谈片

 

                                                                                                                       阿 南

    香港画家仇振霖先生是广州周彦平先生介绍认识的。在一次聚会中,周先生说拿一个画家的作品给我看下,我随口说好,看看吧。当时有点漫不经心,因为审美非常疲劳,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看的画家的作品实在是太多了,很难看到好的东西,经常看到的是一些倒胃口的粗制滥造的江湖画家的作品。而且看到那些作品又不能按心里想的说不好,个中痛苦只有自己知道。当我翻开仇先生的画册时,眼前一亮,对周先生说,这个画家的东西不错,可以认识。因此某年的某天,周先生约好了仇先生从香港过来,我们从广州驱车到深圳与仇先生把酒话绘事,言欢共从容。

    仇振霖,湖南衡阳人。现任香港艺术研究院院长。1990年毕业于湖南衡阳师范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1997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班,2008年深造于中国国家画院高级研究生班,主攻大写意花鸟画,曾先后师从导师崔一鹗、陈鹏等花鸟画大师。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及新加坡等多国收藏机构收藏,出版有《当代中国画名家——仇振霖》等多本画册。画家是以图式(请原谅我用哲学和心理学的这个词汇,而不是用文艺学的“形象”那个词汇,因为我认为画家绘制出来的图像是经过画家内心过滤而创造出来的,那就必然是图式)说话的。所谓图式是人们为了应付某一特定情境而产生的认知结构,指关于一类事物的有组织的较大知识单元或信息组块。图式作为画家创造出来的一种视觉形式,包含了构图、笔墨、线条、色彩等要素,以及作品中所体现的对称、均衡、运动、节奏、对比协调等特性。图式不但是作品的外在形式,更体现了画家的思维观念,精神情感。综观仇振霖的大写意花鸟画,从图式的角度来说有两点值得一谈。首先,是他对于花鸟的生命状态真实再现的追求。他的花鸟画和那种以临摹经典为主,只画传统花鸟符号的静态组合的那些画截然不同,仇振霖作品的题材,都是来之于他对于身边生活的细心观察和体验。所撷取的是在特定生活环境之中花鸟的即时生态。他善于抓住这种瞬间即逝的有意趣的生态镜头,在逼真生动的再现之中,借以进一步传递出画家的即时感受和文化心境。这类作品比较典型的是《新绿展风 相思抽不尽》。从画面来看,这幅作品没有什么新奇出色之处。在山石草丛中两棵芭蕉迎风而立,一只小鸟背向芭蕉凝视远方。但是我们仔细审视图式中的元素便会发现其中蕴含许多意涵在里面。他画芭蕉小鸟,并不是将这两种文化符号简单地拼合在一起,而是尽可能地去画出芭蕉与鸟之间在特定环境之中的一种生命的动态交流状态。两棵芭蕉(一棵是老树,另外一棵是正在抽叶的新芽)在和风中轻轻摇曳,停在芭蕉叶上的小鸟似乎正在享受着这种和风的轻拂,仿佛是在与和风中摇摆着的芭蕉对话,但独自一只小鸟及背对芭蕉林凝视远方,结合仇振霖先生是从湖南衡阳来到生长芭蕉林的深圳、香港生活的经历,透露更多的是他对远方亲人的思念。这一动态的生命瞬间的再现,所展现出来的是自然环境的幽静和清雅,同时也透露出了画家恬淡、幽幽的乡愁。

 

    画家作画,说到底都是为了透过画面而去抒发自己的文化心境。在这种抒发之中,又有侧重表现和重视体验的区别。侧重表现者,常常讲究在笔墨的形式美上做文章;而重视体验者,则追求画面反映生活的真实感和生动性,所要画出的是画家对于生活的细微观察和独特感受。仇振霖显然属于后者。他的笔墨是传统的、经典的,但他又能跳出对于传统花鸟画经典的复制和临摹的圈囿,能到大自然中去开拓新鲜的题材,在对生活的细微观察之中画出自己的独到感受。所以,我们看到仇振霖花鸟画的笔墨手法虽然是属于传统一路,但他的画所透发出来的生活气息则是新鲜的、生动的,别有情调的,是仇振霖先生在深入的体验中画出来的属于自己的“有感而发”。正是因为他能特别注意抓住花鸟在特定瞬间的形态表现,进而生动逼真地将其描绘出来,因而我们在观看他的图式表现时得到的感受也就是真实可感的,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空山知己》就属于这类作品。在空旷的背景中,一株兰花正绽放着迷人的芳香。那飘逸俊秀、绰约多姿的叶片,高洁淡雅、神韵兼备的花朵似乎无人赏识,但是一只蜜蜂款款飞来,成为高洁兰花的知音。这幅作品抓住蜜蜂飞临兰花的瞬间,即歌颂了空谷幽兰的高贵品德,也表达了芳香有人赏识的文人情怀。

    仇振霖先生花鸟画作品的第二个特点,就是他能注意在氛围的营构中去创造意境,能透过画的叙事性特点来开发画的抒情性内涵。所谓意境创造,主要指的就是画家通过形象的描绘而所表现出来的对于艺术境界和艺术情调的的一种追求。这种意境的创造,其实也就是画家通过实境的描绘而对于画家特定文化心情的一种艺术传达。写意花鸟画,相对于工笔花鸟画来说,画家更加容易率性而为,通过笔墨的创造和氛围的营构,而去准确地传达出自己特定的文化心情。因为写意画重神韵而轻形似,因而更容易以自己独特的笔墨形态,在特定的艺术氛围之中来传递出自己特定的文化心境。仇振霖先生的花鸟画虽用的是意笔描绘,然他能形神兼顾,在力求真实再现的同时注意到了描绘对象的生动自然。他的独到之处是在于他对艺术氛围出色营构,使他的画表现出了极强的叙事性特点。他常常是截取了自然界花鸟生命在特定的情景之中的一个局部,而对这每一个局部的描绘,又可让人看到其中都是有着一个生命故事可以言说的。而画家的文化心境,也尽在这个生命故事的演绎之中被曲折地抒发了出来。比如,他在《颂春》之中,所画的是一枝山石之中空伸展出来的一枝风中之梅。弯曲的树枝,表示着寒风的吹动,满树绽开的梅花,让人仿佛闻到了梅花的浓郁芳香。在这特定的艺术氛围里,实景是迎寒而开梅花,而虚境则是梅花凌风傲骨的一种艺术精神。而这种艺术精神,也正是画家所向往或者说所执守的一种心境和品格。这就是通过氛围营构而创造意境的成功一例。再看他的《新春》。画面是水边盛开的水仙花,岸边横空伸过来一枝新梅正灿烂开放。散点式的花和叶的布局,显示出了一种活泼的欣欣向荣的生命力,是一种生气的表现。这幅画象外之意是画家对于生命的一种礼赞,是对于生气蓬勃的一种向往。画家的这种心情,实际上是蕴含在笔墨以外的,是暗伏在形象背后的。要使人们能产生超以物象的联想,这就要求画家在对于实景的描绘之时,必须要有暗伏虚境的自觉的艺术构思。这里,“新春”的题词,加上散点式的艺术布局,和在微风中摇曳的花叶画法,均为这一艺术意境氛围作了很好铺垫。事实上,画家在意境创造之中,实景是基础,虚境是内涵。画家在作画时,既不可忽视对于实景的笔墨创造,又要自觉地将生成虚境的审美意识渗透其中,方可创造出出色的艺术意境来。仇振霖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着力于对叙事性艺术氛围的营构,将抒情内涵透过在特定氛围之中的生动真实的形象再现,巧妙地传递出来,做到了有虚有实,实有虚指,虚实相生,从而成功地完成了对于艺术意境的开发和创造。这类作品又如《南国六月茶果香》。作品描绘的是一篮新鲜的荔枝,旁边散开的几粒荔枝围着二杯清茶。国里没有一个人,但是却透过这种艺术氛围的营造,我们却看到了在岭南的某个地方,有两个朋友正在吃着刚下树的荔枝,喝着清香的绿茶在畅谈。

    我们可以这样说,仇振霖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作品,在追求真实生动地再现花鸟自然生态的同时,注意到通过氛围的创造而去开发超以物象的文化内涵,这种对于花鸟画深层内涵的自觉追求,有效地提升了他的大写意花鸟画的文化层次,这是值得我们珍视和鼓励的。

    从笔墨语言等艺术技巧艺术特色来说,仇振霖先生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他的大写意花鸟画能以书法入画,随意之中凸显出中国特有的书写性,笔法劲健而又不失生动,墨法灵动而显得洒脱,从而使画面绮丽秀逸而又不失大气刚强,笔线流畅,气韵生动,既有金石韵味又富有生活气息,笔墨新颖、苍润,在不失造型的基础上大量的运用肌理,水氲等语汇,主观的将绘画物体与多年的人生体味融合到一起,汇入到笔墨与水墨晕泽中,使绘画中的笔墨这一极具枯燥的技法含载了画家的精神,使之活生起来,或是灵动飘逸,或是苦涩苍劲。 总之,仇振霖先生在自己的创作实践中,勇于实践,积极探索,已经摸索出一套适合自己风格的创作语言和图式,成绩有目共睹,已经构建了自己的艺术特色和风格,在当代中国画坛已确立自己的位置,作品必然会得到大家的认可。

首页 | 网站介绍 | 艺术分类 | 名家推荐 | 名作欣赏 | 视频专区 | 润格评估 | 艺术资讯
主办 :北京博艺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中国名家艺术品展销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电话 : 010-52458025    QQ : 1463718445  维护  京ICP备13008517号-2